人大经济研究所所长:开发区在中国的贡献主要
2020-05-04 18:08 来源:未知
人大经济研究所所长:开发区在中国的贡献主要
阳江日报

  凤凰网财经讯2月4日-6日,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二届年会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。本届年会的主题是“市场的力量--纪念‘南巡’二十年”。凤凰网财经作为合作媒体,全程图文直播本届论坛。

  中国奇迹的秘密是什么?不少经济学家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归结于地方政府竞争,即为增加财政收入、提高GDP政绩、大力招商、引资和扶持民营企业的过程。建立开发区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核心举措。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表示,开发区在中国的贡献主要是探索。

  毛振华:不是一个开发区,是一个经济特区。我去的时候是一个很特殊的情况,1988年到海南省,应该是通过改革到了比较困难的时候,单双之说,1987年也是很困难的事情。我觉得海南那种背景下怎么在改革上有一些题,选了一个,到海南岛。我是去写文件的,写讲话稿的,应该说宏观上我们不知道,后来我们那个机构参与了,你是建设方案,有了方案之后我们是去的。海南是在3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一个特区,我觉得领导也没想太好,实验吧。那时候海南开发极为落后,现在知道的海南岛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当时去亚龙湾的时候顺着海岸线开车,怎么开呢?顺着海,外面是沙,先把车搞到海滩边上,一直到基地。当时什么都没有,没有人烟,当时开发是很荒凉的。并且海南岛的环岛铁路都是日本人开发的。开发没有搞出太多事,海南岛的走私案出了以后一片箫条,也没有红绿灯,一个拿口哨吹着,就那么一个办公楼,所有的机关都在那里,现在海南跟一般城市一样了。

  为什么搞开发区,我从这个问题上谈一下我的认识,就是中国的国家有几个传统,一个是传统的思维,有一个传统的计划经济的力量,并且过去有一个传统的观念,什么事都扣一个帽子,讲这个事情怎么样在中国的改革起步很大的一个特点,现在我们叫做双轨,或者是转轨,其实中国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,就叫做实验。所以深圳也是一个实验,海南岛不是一个很大的实验,因为深圳已经实验过了。我觉得海南的时候叫做10万92下海,海南就有10万,是这么个说法,没有人精确统计的。所以10万人里面大部分的,从另外一个省政府来的都是很少的。开发区为什么搞,就是搞改革的实验,我记得当时的海南实验里面有一个杨浦开发区的实验,海南建一个保税区,1平方公里。1平方公里的地方搞一个保税区是怎样的事情,引发了巨大的争论,全国政协、人大不知道写了多少文章反对,告得很厉害。当时还没有搞成方案,当时我陪吴敬琏老师去政协参加讨论,后来跟我有一个辩论,说,开发区是错误的,开发区的核心问题是对抗整个中央、全国的宏观调控是公平的。为什么给你政策?在当时的环境下,既有,又有经济的压力,所以看了一看,中国的模式为什么成功,就是让一部分人先看看有没有问题,后来看着效果不错,就慢慢推开来。后来进一步发现开发区还要重新组合。后来的开发区大多数采取了很特殊的政策,一是提升管理权限,基本上本市本省的管理权限,提升管理权限。第二,在对外合作、招商引资有很多的贡献。另外在土地的方面有很多特殊政策。经济学家也有很多讨论,在中国的发展为什么发展快,土地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,中国的土地不是私有制,是公有制,在早期的时候有很多的社会成本,所以还是很有价值的。我觉得从当时中央来看,就是一个要闯一闯、看一看,有这么一个过程全国的问题会好一些。

  经历了一段时间,后来觉得中国的改革还是很智慧的,中国的改革一个很重要的词,就是实验。2000年以后,我们那些跑的人很迷盲,没有人用我们,就到处找工作。所以最后来到了北京。来北京的时候,就发现一个很大的机会,就是这里也是搞实验的,我正好参加写报告,给中央写报告,关于放开粮价和交易所。当时我还需要上海交易所的早期讨论。上海交易所要写报告,搞票据的实验,叫实验。交易所开张了哪还有实验。那时候的改革蛮有意思的,都是很重要的,但没有实验的说法,现在的中国就不是这样子。如果当时不用票据的交易试点的方法,未来的股票交易所就建不起来,所以我觉得这个开发区在中国的贡献,主要是探索。